中国/EN
【中国日报】构建中国蓝图
2014-10-20
历经十年的发展,英国建筑设计公司赫斯科已经成功的融入到了蓬勃发张的中国房地产市场。拥有遍布42座城市的80多个项目,他们在中国的努力使得业务上已超越了其欧洲总部。
赫斯科中国区的总裁彼得•戈德史密斯称本土化是他们成功的关键因素。
"我们的客户群,几乎百分之百都是中国本地的开发商。"戈德史密斯说。
他认为有着悠久传统的以细节设计为导向的欧洲企业,对中国客户来说可以成为一项宝贵的专业知识来源。装饰设计是需要创造出来的,而不仅仅是照搬书本。
赫斯科的优势在于它注重创造力,并以全面的方法促使整合项目更好的融入周边环境。因此,它更倾向于聘用那些拥有海外留学以及工作经验的中国本土员工。
赫斯科成立于1974年,从2004年开始尝试从伦敦市场转向中国市场。戈德史密斯和他的合伙人杨振博士一直在等待机会,待本地房地产市场发展超越了千篇一律的大众住房和标志性超级建筑后,于2010年成立赫斯科北京办公室。
"从2004年到2007再到2008年,我们的专业水准并没有被中国市场更好的发现并赏识。而现在,大量的开发商希望持有并管理自己的项目,关注于项目未来的长期成功。这就是我们的优势。" 戈德史密斯称。
戈德史密斯提到,赫斯科的项目类型范围多样,涵盖从海岛旅游度假到大学校园和商务写字楼等各个方面。但他们尤其专长于商业,零售及综合体类型的项目,而在市场上这些建筑设计类型并非任何设计公司都能胜任。
"很多建筑师过于关注项目的设计美感而相对忽略了开发商的需求。我们始终在最基本的问题上提出建议,这意味着我们会提醒客户他们的布局功能性不够或无法高效使用。"他说:
赫斯科在中国早期的成果设计之一是与世茂集团合作的世茂商都项目,位于上海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南京西路。项目用时2010年的6个月,赫斯科对百货公司室内外进行全面翻新和改造,将其从"盖满砖瓦的水泥盒子"转化成一座透明玻璃包裹的活力枢纽,集展览空间和商店为一体的全新场所。全景的落地窗设计充分利用了与项目毗邻人民公园的优势,设计理念是'朝人民广场开放的窗',深得专家的一致好评。
当然,想在中国获得一个立足点也并非没有挑战,不同的环境需要截然不同的设计方式。
戈德史密斯说:"中国市场不同于西方市场的最大的不同是速度和规模两个方面。客户经常会提出非常有挑战性的时间节点,而我们总是能及时完成,而客户通常会成为拖延的那一方。我们以能赶在截止日期之前完成引以为豪,而这在西方市场是闻所未闻的。"
此外,中国开发商所面临的独特的挑战在西方城市也是前所未闻的:"地产业巨头如万达集团,他们往往是一个城市的先锋,他们的项目奠定了城市区域的环境。他们不仅发展了自身的项目,更促进了整个区域的发展。"
但中国的快速城市化,特别是三四线城市的快速城市化的需要,也促使赫斯科更多地接手当地的大型建筑项目。用戈德史密斯的话来说,"迫切地需要一颗心脏"。
赫斯科最近成功竞标获得青岛胶州的一个43公顷的中心商务区的项目。这一总体规划项目涉及到沿中央水系整合很多不同开发商负责的办公建筑,并将建筑之间大片的绿地开辟成对公众开放的使用区域。
赫斯科还肩负着为盛润集团复原历史名城开封的重任。该项目需要围绕公共庭院和湖泊进行50公顷的低密度开发,并且需要与当地代表宋代建筑成就鼎峰的古老的城市建筑结构协调,代表了宋代建筑成就的顶峰。
戈德史密斯说:"这个70万平方米的开封项目主要是低密度住宅。因为开封是一个充满历史和文化价值的城市,所以我们不能破坏任何地下基础建设。"
在中英两国工作,戈德史密斯发现这两个市场的发展速度带来各自的问题。在中国,土地的发展是以日益损坏的环境为代价,然而在英国,成熟市场的领先者却需要面对复杂的官僚主义与严格制度的制约。
"在英国,为了获得某项计划的批准,你或许需要花费许多年限。这一过程变得辛苦和繁琐。相对在中国,当一个决定被做出后,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确保其顺利进行。" 戈德史密斯指出。
虽然如此,戈德史密斯认为欧洲有关城市规划的模型以及来源于此的建筑和设计智慧,在中国仍值得推崇。
"中国未来需要有很多高密度城市中心,并且是生态健康的。中国未来必须转换为混合交通系统,以避免繁忙的市中心的交通堵塞问题。例如,人们会考虑重新扩大自行车的利用率",戈德史密斯提出,"中国的城市依然会从相应的欧洲城市中学习如何最大化利用城市的空间。"
"北京是个不适宜步行的城市,但它需要变得适合步行。在城市规划上有太多的土地浪费。我们需要采取在中国南方种植蔬菜的态度——在那儿每一寸土地都物尽其用——来进行其他地方的城市发展。" 戈德史密斯指出。
之后他总结道,伦敦在中国人看来是城市发展的绝佳典范,因为它是一个将混合发展与创新思路结合起来的开放型城市。他引用了坐落于北伦敦的交通枢纽——国王十字车站的实例,这一车站同时也被用作于欧洲之星的始发与转乘,是一个将商业性与功能性完美结合的范例。
"这不仅仅是一个交通枢纽,同时在自身的基础上又逐渐成为了一个吸引游客眼球的旅游景点,这给中国提供了一个可以借鉴采用的新型发展思路。"
展望未来,戈德史密斯提出,在中国,以单纯的利润作为诱因已经不足以确保宜居、可持续城市的蓬勃发展:这一行动必须由政府主导。发展可行性公共区域是关键:"一个项目的价值随着其综合整体化而提升,而并非是将其从环境中单独区分开,即使我们认为它们之间存在着或多或少的竞争关系。"
文字信息